教學項目
教師與研究
學生發展
國際合作
校友
合作伙伴
研究機構
關于我們
首頁 正文

周皓:銀行可多給小微企業貸款,但利率不能違反市場定價

時間: 2020-01-03 07:15 來源: 作者: 瀏覽量:3477 字號: 打印

“疏通小微民營企業的融資渠道,不能期待用一個方法就能完全解決問題,也不要期待一夜就能解決問題?!鼻迦A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副院長周皓近期在接受搜狐財經和經濟雜志訪談時說,國有企業的剛性兌付一定程度上導致了貨幣政策傳導不暢,疏通小微民營企業融資渠道需多管并輸。

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發布的《2019上半年中國系統性金融風險報告》顯示,雖然今年上半年宏觀層面的系統性金融風險顯著下降,但在微觀層面上,銀行體系的系統性風險指標卻呈上升狀態。

金融機構如何做到既支持小微民營企業,又能防控不良貸款的違約風險?周皓表示,可以在量上加大對小微民營企業的支持,但不能在價格目標上做強硬要求?!安荒苓`反市場定價,小微企業的利率一定要反映信用風險?!彼f。

對于打破國有企業的剛性兌付,周皓建議將國有企業的部門監管和地方政府監管轉變為資本監管,使得國有企業和地方政府脫鉤,減少國有企業的政府行為。此外,他還建議進一步對外開放金融服務業,增加國有金融企業的市場競爭能力,迫使其提高效率。

周皓還稱,在當前經濟下行、銀行違約風險上升的情況下,適當寬松的貨幣與財政政策是必要的。他同時強調,長期政策的重點是創造一個公平競爭的環境,以此激發民營企業的積極性。

“短期和長期政策的有機結合,應該是一個更好的選擇?!敝莛┛偨Y道。

采訪實錄

搜狐財經&經濟雜志:《2019上半年中國系統性金融風險報告》指出,在微觀層面上,銀行體系的系統性風險指標仍在上升。一方面,我們要在政策上支持民企貸款,另一方面要把控風險,應如何平衡兩者?

周皓:這是一個特別好的問題,也是一個難點。

銀行微觀層面的風險因素上升,一是和銀行滯后于經濟周期有關。另一個原因是,雖然我們加大了對小微民企的支持力度,但由于小微民企的償債能力確實不強,所以必然會引起更多的違約風險出現。這是個矛盾。

如何能做到既支持小微民營企業,又能更好地防控不良貸款違約風險呢?第一,支持民營企業,可以提出信貸數量目標,但在價格目標上不能做強硬要求,即不能違反市場定價,小微企業的利率一定要反映信用風險。

第二,貨幣政策疏導不暢,信貸支持很難輸送到小微民營企業,這和國有企業的剛性兌付是有關系的。

因為國有企業對利率的反應不太敏感,信貸的剛性比較高,而這種剛性會減慢貨幣政策的傳導速度。等信貸傳遞到了民營企業時,量就比較少了,速度也比較慢。

從某種意義上說,打破國有企業的剛性兌付也會改善貨幣政策傳導的效果。?

搜狐財經&經濟雜志:打破國企剛性兌付討論了很久,但進程比較緩慢,對此你有何建議?

周皓:這方面的進程比較慢,但是過去也有一些成功的例子。比如股權分置改革后,國有企業的杠桿率有所下降?;旌纤兄聘母镆哺纳屏藝衅髽I的效率。

我建議,將國有企業的部門監管和地方政府監管轉變為資本監管。像一些地方一樣,用主權基金來管理國有企業資本,使得國有企業和行業、部門和地方政府脫鉤,這樣既能保證國有資本的增值保值,同時也可減少國有企業的政府行為。

這些方案都在提,也在試驗,進展快慢不太一樣,但我們還是應該抱有積極的希望。?

搜狐財經&經濟雜志:發展資本市場,提升直接融資的比例,是否是當前解決上述兩難問題的比較好的解決方案?

周皓:某種方法不能完全解決該問題。

大型民營企業在資本市場和銀行渠道上的表現都是不錯的,而小微民營企業在上述兩方面的表現都不行。

所以,疏通小微民營企業的融資渠道需要多管并輸,不能期待用一個方法就能完全解決問題,也不要期待一夜就能解決問題。

發展小微銀行可能是一種可行的方法,因為小微銀行更愿意直接貸款給小微民營企業。同時,小微企業也需要一定的IPO支持??傊?,應該利用多種渠道和方法來改善該問題。

搜狐財經&經濟雜志:我們經歷了去杠桿到穩杠桿的過程,金融政策應該如何平衡好短期和長期目標??

周皓:此前我國杠桿率增長迅速,從100%左右增長到240%,所以彼時去杠桿政策是非常正確的決定。

但是,去杠桿政策和穩杠桿政策需要與保護實體經濟增長相吻合。經濟呈現較大下行壓力時,去杠桿政策有可能加速經濟下行壓力,這時去杠桿政策便不能取得效果。

所以,在2017年前,去杠桿是正確的思路。在2017-2018年后,去杠桿政策就需要做相應的調整,此時穩杠桿便是更合適的思路。

因為只要杠桿率穩定了,在通貨膨脹的情況下,民企債務的實際負擔是在下降的。如果經濟保持增長,現金流隨之增加,實際杠桿負擔也會隨之下降。

這個政策的調整是成功的。從2018年下半年到現在,我國杠桿率溫和增長,經濟止跌回升,經濟恢復的跡象已較為明顯了。?

搜狐財經&經濟雜志:所以在當前經濟下行階段,保持經濟的穩定增長其實是第一目的?

周皓:是的。長期來看,要想疏通融資渠道,穩定經濟增長,還得靠供給側改革。其中最重要的是創造一個公平競爭、中性競爭的環境,激發民營企業的積極性。

短期來看,由于4月份以來銀行違約風險有所上升,所以短期政策反而要傾向于寬松:貨幣政策、金融監管政策、財政減稅政策都要進一步適當寬松,這能抵消銀行違約風險上升造成的負面影響。

短期和長期政策的有機結合,應該是一個更好的選擇。?

搜狐財經&經濟雜志:長期來看,要創造一個公平競爭環境,我們要做哪些改革??

周皓:長期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是比較復雜的工程,并非只改某個部門的問題。?

首先,國有企業改革需要資本運營代替直接行政監管。其次,地方政府也要通過長期的改革措施,從根本上解決地方政府的融資問題,包括適時推出房地產稅、分稅制改革等。

另外,進一步對外開放金融服務業,增加國有金融企業的市場競爭能力,迫使其提高效率。

(轉載自搜狐財經與經濟雜志聯合打造的“致知100人”系列訪談。)

一定牛彩票app有几个 河北快三预测 天津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广西快3和值推荐今日 在线配资融资 吉林十一选五彩经网 江西多乐彩11选5任四遗漏 宇轩配资 十一运夺金开奖结果 新浪 秒速赛车计划网页 十一选五任八稳赚一元